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航行 出行

热评

社论-不问文化政策 只问托腮姿势?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11
摘要:因为在立法院备询,一站就是八小时,头昏脑胀之余,真的很难专心聆听朝野立委的指教,于是新任文化部长龙应台特别穿了球鞋赴立院备询,为了这双鞋,她特别郑重其事表白,「是为了尊重立法院。」没想到,她的用心还是引来民进党立委一顿痛骂,为的不是她的球

因为在立法院备询,一站就是八小时,头昏脑胀之余,真的很难专心聆听朝野立委的指教,于是新任文化部长龙应台特别穿了球鞋赴立院备询,为了这双鞋,她特别郑重其事表白,「是为了尊重立法院。」没想到,她的用心还是引来民进党立委一顿痛骂,为的不是她的球鞋,而是她备询时「托腮」。

什幺时候,立委质询官员不看内容,却看姿势?瞧瞧民进党立委的说法,潘孟安说「这是拍沙龙照的姿势」,管碧玲说「这是轻慢、故做潇洒,瞧不起对方」,连续几天痛批龙应台的段宜康则说她是「马政府最耀眼的花瓶」,林林总总简单一句话,就是气龙应台不尊重立法院!龙应台被整到手放下不是,不放下不是,托腮不行,抱胸不行,难不成要绑着她的双手备询?

人的肢体动作确实可以表达内心的真实感受,敞开双臂是不设防,双手抱胸则是一种防卫姿态,托腮凝眉则是美人思考,源出西施,怎幺就是谈不上「轻慢」。面对名重四方的大作家部长,立委或许有不知从何处下手的尴尬,选择在首长的姿势上做文章,徒然凸显自己毫无準备,胸无点墨。可惜的是段宜康,他有备而来,然而因为质询方法却让所有的準备全部落空,媒体焦点全部集中在他骂龙应台「厚脸皮」、「花瓶」等字眼,没人在意他关切的转型正义,出招反而自伤,因为全国民众只看到国会议员最无风度的一面。

台湾的转型正义经过两次政党轮替,照正常不该还成为问题。段宜康从委员会到院会锁定这个题目,不可谓不认真,他关切的重点只有一个:国家人权博物馆筹备处是否真实呈现蒋介石在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时期的功过,这个答案或许在博物馆筹备处景美和绿岛两个园区幽微未显,但是,从前总统李登辉、陈水扁到现任总马英九总统的主动作为,包括道歉、调查报告乃至补偿基金会成立,都已经直接表达,国家机器必须负最大责任,当年的国家机器掌控者既是国民党、也是蒋介石,二二八事件下令者不是蒋介石,但他还是付出了代价;及至今日他的历史评价依旧功过并陈,更甭提全台湾九成九的蒋介石铜像一度全部拆毁弃置,最后小部份才集中到了桃园大溪园区。

当民进党争执这个问题的时候,不要忘了,民进党曾经八年执政,景美和绿岛两个园区都是民进党政府时代所创设,民进党执政不肯给一个明确的答案,还有什幺立场再追究重返执政的国民党或马政府不给这个答案?何况答案早已经有了,当年扁政府会选择如此处理两个园区的表现方式,某种程度还是考量必要的社会和族群和谐,历史不能遗忘,却不必把伤痕一代又一代地烙印成族群对立之源。

对于这个问题,龙应台在早年的着作中已有答案,此刻做为马政府的政务官,她选择含蓄不答,避免把身为作家的个人价值观「装进国家机器里」,是一种敬谨的态度,而非段宜康所谓的「怯懦」,因为作者白纸写黑字的所有理念、观点、甚或单纯的文字,都可留待后人、历史评价和褒贬,遑论当年龙应台书写这段过程表达自己意见的时刻,段宜康又为这段历史做出了什幺努力?龙应台主张让人权博物馆按照其专业程序,与受难者及其家属、历史学者进行深入沟通,参照历史不同的政治立场、书籍、史料,纳入各种不同的声音,有何不对?谁曰不宜?这个历程可长可久,随时增补,而惨痛岁月的殷鉴要提供给未来世世代代的权力者引以为戒,国民党必须戒慎恐惧,民进党又何尝不是如此?

行政、立法两院是国家五权中最重要的两大支柱,行政院要向立法院负责,立法院要监督政府,唯两者之间并无上下之别,高低之分,彼此在负责与监督之间,还是要有基本的尊重和礼貌,立委言词再尖刺都摧毁不了政务官的尊严,只会恶化立委的形象,面对无理羞辱依旧不动气的龙应台展现做人的基本态度,如果在国会都失去了教养,台湾还谈什幺文明!

(中国时报)

责任编辑:admin